ツバキ

【维勇】A piece of love song 01 下

继续复建。


维克托,看着黑发娃娃脸长相只有17岁的胜生勇利灌下了第二瓶香槟,有些无聊的继续听身边的克里斯和尤里争执,争执的话题已经从Nikiforov先生到底喜欢什么到了A大调好听还是E大调好听。

维克多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过去劝导一下呢?但是之前他有做的那么糟糕现在过去劝止会更糟糕吧。

他嗓子眼儿里大概哼了一声,看着胜生勇利向着场内中央摆放的斯坦威飘着并且摸着步履蹒跚的走了过去。

“……维克托,维克托!甜甜腻腻的E大调到底有什么好听的,你喜欢哪一个?”

高大的瑞典人和自家小师弟都在等自己给出一个答案。

维克托将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嗓子里又嗯了一声。

“升C小调吧,我喜欢。”

(升C相对大调是E大调)

克里斯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而自己小师弟露出了一种被彻底恶心到了的表情,就在场内的斯坦威忽然响起的同时。

肖邦夜曲第二十首,遗作,同时也是升C小调。肖邦为他暗恋的少女谱写的慢板。

这首曲子太过安静与静谧了,就像诗人躲在阳台的窗帘后看着草坪上欢笑的少女。

喧闹的场内一开始注意到琴声的人不超过五个,然后在两个乐句之后,场内的忽然渐渐安静了,人群开始静静聆听钢琴家像歌唱一般的演奏。

然后无声的告别和永远的思念开始出现在最后的段落,直到最后一个音符落下。

这真的成功的恶心到了俄罗斯十五岁的少年尤里,天杀的这让他彻底想起某个人一遍一遍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刷那个男人比赛选送的音像。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下意识的觉得这首曲子是哪个黑头发和他相同名字的男人为维克托演奏的。

在维克托能够阻止他之前,尤里一脚将那个醉醺醺的男人从琴凳上踹了下来。

尤里脑子里充满了脏话,翻译出来大概就是“你丫早干嘛去了”

然后那个男的,醉醺醺的爬起来,然后开始俯视尤里,接着轻笑了一声。

“呵。”

……

尤里火更大了。

在维克托听到正宗的俄罗斯国骂之前,黑发的男人又开口。

“来斗琴吧。”

胜生勇利扯开了那条土到掉渣的领带戴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维克托脸红着眨了眨眼睛,好性感啊,就像换了一个人。

在雅科夫能从人群里挤出来之前,尤里已经坐在了琴凳上,开始在斯坦威上狂飙爵士。

老家伙们一脸难看,场面惨不忍睹。

然而年轻人的情绪很快就被带动和点燃了。

尤里直接改编了贝多芬的致爱丽丝,在零碎肆意的和旋和琶音之间响起的却是分外熟悉的旋律。

雅科夫狠狠地瞪了一眼看的情致盎然的自己的得意门生。直到一曲终了年轻人开始欢呼雀跃,维克托才注意到老师的眼神。

“呃……尤里想跟我学作曲嘛,你知道的,那些旋律都是自动出现在我的大脑里的,所以我只能教他一点即兴演奏的方法了。”维克托的语气相当的无辜且气人。

紧接着喝醉了的黑发年轻人摇摇晃晃的爬到了琴凳上,因为刚刚尤里调低了座椅高度,差点儿一屁股坐下去。

然后,胜生勇利改编了莫扎特C大调变奏曲,众所周知的小星星。

哦。这简直就是调戏。

美妙的旋律,脚先知道。

场内的年轻人,包括维克托,在意识到之前,已经跟着音乐晃动甚至跳舞。

了不起啊,黑发的年轻人用一首曲子将晚宴现场变成了迪厅。

“Wow!”

克里斯清楚地看到,有些小火苗在Nikiforov先生美丽的湖蓝色眼睛里被点燃了。

作为能稍微走近他身边的朋友,克里斯清楚的感受到,Nikiforov先生,他们古典界温柔亲切又卓越的王子殿下忽然变了。

因为一个黑发的年轻人。

克里斯觉得自己嫉妒了。

于是他吩咐站在一旁的侍者,将他的小提琴从房间里拿过来。

胜生勇利在众人的起哄欢呼中落下了最后一个音符。

Nikiforov先生愉快的看着他解开了衬衫一半的纽扣,脸颊绯红。

尤里输了,不过可能所有人都觉得没啥大不了,毕竟他才只有15岁,连参赛年龄都没到。大家正高兴呢,没空注意到小鬼头的失望。

克里斯微笑着提着自己的小提琴走了过去。

勇利已经脱了鞋子提着一瓶香槟站在了琴凳上。

克里斯抬头仰望着他。

“你是谁?”

“哦,小美人,再来一曲吧,赢了我,有奖励哦。”

克里斯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什么奖励?”

“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胜生勇利眯起眼睛摇摇晃晃的聚焦,他在克里斯脸上找着什么,不过他很快就抬起头来,看起来只有十七岁的脸上,在看见维克托的一瞬间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身手灵活额酒鬼在维克托反应过来之前,从琴凳上跳下来,一把抱住了维克托的腰。

 

“我家是开温泉的哦!”勇利的表情像是献宝一样,“维克托来我家玩儿吧好不好,斗琴我赢了,维克托来当我的老师吧!”

“……啊。”

维克托27岁,第一次被人这样渴求的抱住了。

就像温暖的水流忽然灌注到了心里。

他居然不嫌弃对方一身的酒味。

维克托清晰地听到小师弟尤里骂出了一声国骂。

 

第二首曲目很快就定了下来,普罗科夫耶夫二号钢协第三乐章,柏林爱乐今年想巡演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钢琴家的曲子,整个莫斯科都被一个亚裔和瑞典人挑衅了,维克托不太敢看雅科夫的脸色。

大部分音乐家大概都以一种看笑话的方式看待这首曲子,毕竟把钢琴当成打击乐器的方式实在是太中二了。

克里斯又是相当成熟的小提琴家,大部分人都觉得勇利必输无疑啊。

然而很快,人群就因为震惊安静了下来。

维克托闭起眼睛,眼前出现无数色彩诡谲的色块,绚烂而又夺目。

斯坦威难以置信的演奏出了整整一个交响乐团的威力,然后很快变成克里斯艰难的跟随者勇利。

只不过醉鬼的手还不太稳定,曲子也不太熟练,相当稚嫩。

然后曲子进入了华彩部分。钢琴家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上下飞舞。

克里斯看起来完全放弃了,不是一个完整的交响乐团都无法压制钢琴的歌声。

很奇怪的是,作为柏林爱乐的提琴手,他的脑海里居然会有和钢琴打架的想法。

钢琴落下最后一个重音,现场安静了两秒钟,然后很快就被能掀翻屋顶的欢呼声替代了。

亚裔钢琴家撩了撩黏在额头上汗湿的长刘海。

“Viiiiii……ctor…uuuuuu…”

尾音还带着日本人奇怪的拖长,就像撒娇。

醉鬼明显还想再跟他来一场。

大部分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年轻人甚至开始有节奏的鼓掌叫喊维克托的名字。

“想听……维克托……想听想听想听……”

这根本就是撒娇吧。

维克托在好友的调小中以及小师弟的怒目而视中,将克里斯的提琴接了过来。

“哪一首?”

维克托不觉得醉鬼现在还有清醒的意识。

难后他又在勇利的脸上看了难过哀伤的表情,还带着他理解不了的委屈。

勇利仔细认真的看着他的脸,表情像是有无数回忆在脑海中滚过。

“……舒曼,儿时情景。”

“好。”

对此维克托只能点点头答应了。

 

每个人都有眼以一首曲子不同的方式,这里所应当。可是这首曲子就怎么突然多了些纯真的渴求,激起了尤里衣舍呢的鸡皮疙瘩,更不用说现场不少纯美的少女们已经红了眼眶开始擦起了眼泪。

小提琴温柔的音色一叹三咏,像是轻柔的丝绸带着人体的温暖缓缓地拂过每一寸肌肤,更像是咖啡馆里两个恋人互相诉说着儿时趣事。

“天杀的!这比脱光了做爱还要恶心!”

“尤里!注意你的言辞!”

雅科夫的怒火终于在尤里普利赛提最终崩溃的评语里被彻底点燃。


评论(2)

热度(66)